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刘士余发出逮鳄之声不被允许呼风唤雨的资本

2018-08-23 17:24:38

刘士余发出“逮鳄”之声 不被允许呼风唤雨的“资本大鳄”是谁?

2017年2月10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的发言矛头直指“资本大鳄”,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2016年12月初,“不当奢淫无度土豪,不做兴风作浪妖精,不做谋财害命的害人精。”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话至今还让不少投资者记忆犹新。而2017年2月10日对“资本大鳄”的表态,又如一个重磅炸弹,再次引发市场热议。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资本大鳄’主要是指纵横于资本市场的大机构和大资金。这些资本大鳄显然是具有资金优势、信息优势,当然也具有操纵市场的能力,可能有些还具有内幕交易的行为。当然‘资本大鳄’也有好坏之分,并不是所有的‘资本大鳄’都有违法的行为。”

董登新认为资本市场上的“资本大鳄”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介入到并购当中的产业资本,由于目前产融结合的发展形势,越来越多的产业资本开始与金融资本结合在一起,使得越来越多的产业资本青睐资本运作、股权重组;第二类是介入到杠杆举牌的万能险资金;第三类是以职业炒股的身份出现在资本市场上的PE和上市公司;第四类是以各类理由“任性”增发,不是做大做强主业而是用大量增发获得的资金去买理财产品的上市公司。

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对《每日经济》表示,“我们平常所说的‘资本大鳄’都是就个案来谈的,一般是指拥有一定的资金能量,而这些资金能量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聚集到天量的资金然后进入市场,对市场产生影响,甚至对上市公司、券商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同时它还有一个圈层,有消息、有配合,使得它在短期内对市场的调动会比较大。”

融智天成国际资本董事长彭常青认为,资本大鳄很多时候是指掌握的资金量比较大,掌控一家甚至几家上市公司的人,就是大家平时说的各种资本系,他们很多时候可以合谋操纵股价。彭常青进一步表示,还有一些利用信息优势和资金优势在市场上操纵股价赚钱的人也能称得上是监管层认定的大鳄,也就是所谓的各路庄家。

就像一枚硬币总有正反两面,“资本大鳄”也不一定都是“黑色”。那些成色不太好的,坏的“资本大鳄”该怎么界定呢?

董登新认为,坏的“资本大鳄”是需要被“逮”的。到时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甄别:“第一是资金来源,也就是钱来自于哪里?比如险资如果用万能险来做股权收购,我认为这是不妥的;第二是‘大鳄’资本在并购时,并购标的估值是不是合理?因为如果并购标的的估值不合理的话,最终买单的还是中小股民;第三是‘资本大鳄’在退出时是否以高送转等方式推高股价?”

经济学家宋清辉则对《每日经济》表示,“广义而言,是那些用‘来路不正’的资金,干着扰乱市场秩序的勾当,并从中谋取巨额利益的族系,都属于坏的‘资本大鳄’范畴。大多数的‘资本大鳄’都能够通过合法的投资行为,在资本市场获取利益,但也有部分‘资本大鳄’因看到证券市场违法成本低而变得目无法纪,肆意挑战法律底线,通过操纵股价、内幕交易等手段谋取不义之财。甚至极个别的还敢于向监管层叫板,其嚣张程度可见一斑,而这些‘资本大鳄’都是属于‘逮’的范畴。”

除证监会提到的内幕交易行为外,叶檀认为还有一些行为值得注意。如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才尘埃落定的部分保险资金在A股市场的一些股权投资行为;再如二级市场套现,一些“空手套白狼”式的将上市公司股权弄到手的现象都是比较典型的。

资本市场的逐利本质,使其成为资本大鳄的最佳乐园。然而,对于破坏市场秩序者,监管层一直保持零容忍态度。据证监会统计,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涉诉案件共43件,连续三年创出历史新高。一度兴风作浪的资本大鳄,在监管层的火眼金睛下,也无所遁形,因此而倒下的不在少数,“德隆系”及前仆后继的敢死队大佬们,都成为经典的反面教材。

对资本市场较熟悉的投资者,多半对“德隆系”不陌生,“德隆系”甚至可以成为一个时代的关键词。追溯“德隆系”从发展之初到兴风作浪再到覆灭的整个过程,令人为之一叹。

公开信息显示,早些年,新疆德隆控制的3家上市公司——“新疆屯河”、“合金股份”和“湘火炬”的股价一度分别上涨了1100%、1500%和1100%,这3家上市公司及其他一些与新疆德隆有关的上市公司,当时被称作“德隆系”。

说到典型运作,如从1998年年中开始,“德隆系”控制下的“湘火炬”开始了频繁投资。在两年时间里,公告的投资动作达11项,涉及公司达21家,其中不乏关联交易。个中最典型的关联交易例子是,2000年4月,“湘火炬”与“上海奥神环境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奥神”)、“中极控股”合资组建“株洲湘火炬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湘火炬”占总股本的51%,评估超出部分作为合资公司对“湘火炬”的负债。如此慷慨的出资行为,除了“中极控股”与德隆系的关系外,还因“上海奥神”也是德隆系一员。“上海奥神”1999年注册成立,法人代表为唐万平。

2004年年初,“德隆系”将麾下上市公司法人股反复质押给银行,同时公司属下的“合金投资”和“湘火炬”实际发生担保数额分别占公司净资产的135%和203%,远远超过了中国证监会的规定。随后“德隆系”被调查,其三驾马车开始崩盘,200亿元市值在10余个交易日里灰飞烟灭,“德隆系”资金链吃紧,终遭遇滑铁卢,全线崩溃。

随着“德隆系”帝国覆灭,调查相继而来。据当时报道显示,2006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德隆系三核心企业总计处以罚金103亿元,对“德隆系”首脑人物唐万新两罪并罚判刑8年、并处罚金40万元。

肖海东可谓是市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资本大鳄”。有媒体报道称,在2005年前,肖海东只有几百万元,也没职业炒股,而是做生意,2005年到2007年,其通过炒作权证迅速做大。不过三四年,资金已翻到6亿元。

而去年证监会的一次处罚,将大鳄肖海东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2016年9月13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对肖海东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肖海东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没收肖海东违法所得1341.37万元,并处以4024.12万元罚款。

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对肖海东操纵通光线缆、宜安科技等12只股票价格一案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当事人肖海东(男,1970年12月出生)提交了书面陈述申辩材料。应当事人申请,证监会举行听证,听取了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意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经复核,证监会认为:第一,账户组交易数据显示,肖海东操作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在短时间(每笔交易指令交易平均间隔在12秒至57秒之间)内重复多次大量集中申买、阶梯提高申买价、立即撤单并反向卖出行为,影响“通光线缆”等12只股票价格,肖海东不能对此行为作出合理解释;第二,应当事人要求,证监会对涉案12只股票的认定事实及违法所得计算进行了调整。

在资本市场上,游资和敢死队的玩法很多,特别是顶尖敢死队,其操作理念和技巧总在不断更新,违规行为也更加隐蔽

刘士余发出逮鳄之声不被允许呼风唤雨的资本

。但证监会在过去几年中一直铁腕治市,处罚了一大批敢死队的违法违规操作,这其中就有敢死队大佬马信琪、孙国栋等人。

敢死队大佬孙国栋,2014年12月~ 2015年5月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徐某”和“胡某”等账户,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中科金财”、“如意集团”、“新宁物流”和“银之杰”等13只股票的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孙国栋也因此被证监会处罚。

中国证监会在2015年11月12日发布了一则处罚公告。公告称,证监会对马信琪操纵“暴风科技”股价一案进行了调查。经查明,马信琪存在以下违法事实:控制使用“马信琪”账户,在2015年7月31日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随后快速反向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共计44.12万元。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没收马信琪违法所得44.12万元,并处以132.35万元罚款。

而在更早前的2010年8月,证监会对涨停板敢死队鼻祖级人物沈昌宇的一个处罚则让市场更为震惊,因为在广大股民看来,沈昌宇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处罚公告显示,2007年8月31日~ 2007年9月4日,沈昌宇利用其控制的“金小红”、“沈浩平”和“徐菊仙”3个证券账户,在交易“深深房A”股票的过程中,操纵“深深房A”股价,获利40.27万元。

2008年5月14日~2008年5月20日,沈昌宇利用其控制的“金顺法”、“徐菊仙”和“沈浩平”3个证券账户,在交易“ST秦岭”的过程中,操纵“ST秦岭”股价,获利144.76万元。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没收沈昌宇违法所得185.03万元,并处以555.09万元罚款。

逮鳄行动出台后,营造清朗的A股市场环境,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等声音也再度响起,投资人士在朋友圈纷纷热议。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对资本大鳄的管控,一方面,可以稳定市场、净化机构投资者的队伍;另一方面,可以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总体来说,有利于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经济学家宋清辉则对《每日经济》表示,“刘主席的讲话没有艰涩难懂的专业术语,通俗易懂且很接地气,例如他谈到不允许‘资本大鳄’对散户扒皮吸血等。证券市场的痼疾严重,监管层应多身体力行、重在狠抓落实。通过对某些扰乱市场秩序、信息造假、操纵市场等证券违法犯罪行为严查严打、环环深入地调查,才能够还资本市场一个清朗的投资环境。”

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则认为,“首先,资本市场‘基因’会有一个突变,以前我们可能是依靠大资金来活跃市场,现在要查这一块,有些人可能还不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市场的活性可能会下降,但是对市场来说,这又是必须要加以净化的。这也意味着资本市场的壳资源炒作的空间可能会减小。其次,在规则上应该会更加严厉,包括沪深交易所在内的监管层对上市公司监管也会更严。最后,整个市场像以前那种大涨大跌的情况很可能再难出现了。”

融智天成国际资本董事长彭常青表示,“刘主席说的‘逮大鳄’,首先会加速资本市场正本清源,加速资本市场国际化进程,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加速金融类资产向国际资本市场流动和配置。同时,对A股的一些‘恶庄’在市场上兴风作浪会形成比较大的威慑。总体来说,中短期内对强化A股的结构化牛市会起到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低估值的大蓝筹股会缓慢攀升,而对一些估值过高的中小创股票和垃圾股会形成较强的打压,使其最后向合理的估值回归。”

2017年2月10日,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刘士余矛头直指“资本大鳄”,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这是刘士余自去年2月上任以来首次参加证监会的年度监管工作会议,也是农历鸡年开年之后,刘士余的首次亮相表态,自然备受关注,意义也不同凡响。事实上,这不是刘士余第一次提到“资本大鳄”了。今年元旦刚过,刘士余在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调研时就表示,要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

如果联想到,两个月前刘士余痛斥“野蛮人”“妖精”“害人精”,这种犀利的话语风格并不出人意料,而是一脉相承、顺理成章。

在很大程度上,这种话语风格代表了刘士余的工作风格。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一职后,就定下了监管工作“基调”——“要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监管”也由此成为2016年中国资本市场的核心主题。

犀利的语言充满了旗帜鲜明的战斗精神,再次表明与确认了持之以恒监管的决心。按刘士余的说法,要还市场一片蓝天。这令人拭目以待。这次或许真的不一样——不断升级完善的监管,正在进入重拳出击、制度完善的3.0版本。

中国资本市场需要这个监管的新版本。唯有监管持续升级和完善,才能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才能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才能还散户和市场以碧海蓝天。

的确,资本市场如同风浪莫测的大海,也如同风云变幻的天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是任何一个投资者的金科玉律。

然而,这里的风险是自然的风险,是市场的风险,不是人为的兴风作浪的风险。特别对广大散户来说,本来就面临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如果再有资本大鳄兴风作浪,哪里还有公平可言?经济学家吴敬琏的“赌场论”,虽然话不好听,却一语道尽监管的重要性。而曾几何时,坐庄、炒作、操纵股价的现象,在A股市场并不鲜见。

就某种程度而言,这意味着监管的缺失和乏力。就拿徐翔案来说,从2009年到2015年,徐翔与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谋取暴利,可谓呼风唤雨,无往不胜。“韭菜”般的散户,成为大鳄的饕餮大餐。

当然,资本市场的兴风作浪者,或者说资本市场上的监管对象,不只是这些资本大鳄,还有大鳄们的合谋者或者利益共同体。所以,刘士余讲到,好政策也被黑哨吹歪了,一些预测型券商经济学家在电视上操着方言,“股指能预测到个位数”;券商分析师语不惊人死不休,“黑嘴又多年没打了”……这意味着资本市场的监管,是有的放矢的监管,也是全面系统的监管。

从更深层次来看,监管的目的不只是打击非法、违规行为,更重要的是要消灭这些非法和违规行为存在的土壤。这就意味着,监管3.0版本需要资本市场的深化改革来推进。没有资本市场的深化改革,完善监管就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比如,IPO注册制改革,已经成为当务之急。2016年,证监会加强监管,并购重组审核趋严,显然为的是约束和防止对壳资源的炒作。但是壳资源为什么会被炒作?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审核制下的必然产物。

IPO审核制下,增发再融资成为上市公司的吸金盛宴。我们看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值只有8万亿美元,比美国市场小很多,但去年融资额达到15000亿元人民币,与美国整个市场融资不相上下。原因就在于,定向增发规模是IPO融资规模的10倍。垃圾股也可定向增发,导致A股市场资源配置效率低下。

因此,不难理解刘士余这次讲话中为什么一再强调注册制,表示要通过2~3年时间解决IPO堰塞湖。正如他所说,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了,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还炒壳吗?当然,他也表示,“注册制是监管的方法论的要求,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这可以视作是监管功能的强化,目的在于做好上市公司发行股票的质量审查。

能不能还散户和市场以碧海蓝天?资本市场的监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资本市场的改革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标题:刘士余发出“逮鳄”之声 不被允许呼风唤雨的“资本大鳄”是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