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去奥马哈不如去关帝庙我们对巴菲特的误解原

2018-11-23 16:19:09

去奥马哈不如去关帝庙 我们对巴菲特的误解原来这么深!

声明:此文属于自媒体对相关事件的个人观点和分析,并非正式的报道,不保证其真实性和客观性,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谁说咱大A股友不爱学习不爱动脑筋的?只要看看交易所的统计数据就不难发现,机构大多保守得很,手上拿得最多的是消费、金融、医药类的股票,而散户则“神勇”无比,有一半的仓位拿的是科技股。可见,散户不仅比机构更善于学习股票市场的各种新技术、新概念、新热点,而且还能做到知行合一、与时俱进,言必称量子、石墨烯、人工智能,重仓追逐雄安、大湾区、国企改革,争做股海弄潮儿。

不过,咱大A股友学习新东西的热情跟大A行情一样,都爱走极端,爱与恨不仅难以捉摸,而且还像猛烈摇晃的钟摆,好像从不落在中间点上。

这不,股友们对巴菲特的热爱,看起来就一直摆到了快上天的位置。事与愿违的是,这20年来,我们一刻没有停止过宣传、学习、迷恋巴菲特,但是,就A股市场的整体风格来看,自从学习了巴菲特,不仅没有学会价值投资,反而忘记了怎样才能把投机玩得更顺溜一点。

上个周末,几乎就在同一天,一位为这个国家作出了杰出贡献的科学界大师——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著名数学家吴文俊院士去世了,几乎无人关注;而远在万里之遥,与中国没几毛钱关系的美国投资界大师巴菲特开了个股东会,却成了中国人关注的焦点,社会精英们奔走相告,搞得街知巷闻……可见,在很多人的眼里,钱成了唯一的标准,只有会赚钱的人才是他们眼中的圣人,其他都不值得一提。

我不是故意贬低巴菲特,相反,一直以来我都被他的投资理念与生活态度所吸引,我承认他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老头儿。

但是,我越来越觉得,我大A股友对巴菲特的崇拜有点变味道了。这么多年来,对巴菲特的疯狂已经演变成一种潮流和时尚,说真的,有几个大A股友从他和芒格的身上学到了炒股赚钱的绝招?又有多少人甚至连巴菲特投资理论都没有兴趣了解多一点,只是人云亦云凑热闹而已。我开始为人们这样去学习巴菲特感到担心。

2017年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全世界有4万人跑到美国小城奥马哈朝圣,其中有5000人来自中国

去奥马哈不如去关帝庙我们对巴菲特的误解原

,也就是说,你每见到10个人,就有一个是来自中国的“巴粉”或曰价值投资爱好者。而此前几年,巴菲特天价拍卖慈善午餐,也多由中国人拍得。我不知道他们是冲着学习价值投资方法去的呢?还是冲着可乐和花生糖去的。反正巴菲特眼中的中国股市,仍旧是一个赌场。

我觉得巴菲特应该为此感到内疚,你说你这个“导师”是怎么当的,就算“价值投资”是星星之火,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早就形成燎原之势了呀?而巴老师每年几千名中国学生,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去看你,如此虔诚地拜师学艺,耳濡目染,就算铁杵也该磨成绣花针了吧?可是,巴老师还是说,没啥长进,一群赌徒而已。

学生没有修成正果,老师也是有的,从股东大会上的交流情况来看,巴老师根本就没教什么真经给他的中国学生们,每年只顾着卖可乐跟花生糖给学生们赚点零花钱。

要么巴老师保守,不愿传授真功夫给朝拜者,要么巴粉们压根儿没有想学什么真功夫,不过就是想跑去给股神“开开光”,回来追涨停板手风更顺些。

如果就是这样子的,就跟夜总会的小姐去普陀山拜观音没啥差别,她也压根儿没想过用海天佛国的浩然正气来洗涤心灵,而只是求菩萨保佑,以后去夜总会上班,每次都有好运气遇上一个出手豪爽的老板。

这些天我总是会想到邯郸学步与东施效颦这两个成语。

“学步哥”学到最后竟然不会走路了,像小品中赵本山卖拐,范伟很认真地把自己的腿弄瘸了。

西施姑娘捂住胸口那是人家有心绞痛的毛病,你觉得人家捂住胸口眉头紧锁的小样儿煞是可爱,于是你无端端地也捂住胸口,呲牙咧嘴,把自己模仿成一个病人。

早期巴菲特被引进到A股市场时,一夜之间变成红,起初是学习他的价值投资理念与方法,后来有人号称模仿巴菲特,这股热潮到达沸点的时候,有人干脆宣布自己要“复制”巴菲特了。

于是乎,巴菲特买航空公司我就买航空股,巴菲特买可口可乐我就买食品饮料,巴菲特买交通运输,我就买交运股,巴菲特不买科技股,我就避之唯恐不及,坚决不碰。

可惜,“复制”工作虎头蛇尾,没有听说有谁修成正果,最后“画虎不成反类犬”,那几个“复制品”现在也不知摆在哪个仓库的角落里堆着,承受岁月的灰尘。

当偶像崇拜到了坚定不移的地步,智商就基本上接近于零了,类似热恋中的痴男怨女。偶像“对的”就变成“绝对”,错了也是对的,是非曲直,在这里完全消失了。

巴菲特在大A的信徒们把他当成股神也是很认真的,“神”当然什么都是对的,怎么可能犯错?

信徒们一直认为“我滴神”不买亚马逊、不买谷歌是出于谨慎,买富国银行、买IBM是因为它们拥有强大的护城河,可是,今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神”自己亲口承认,在这几件事上,自己犯了大错。

在A股市场模仿巴菲特,只会搞得人格撕裂,因为在一个投机风格根深蒂固的市场努力去做一个价值投资者,经常会遇到各种想不通。

我脑海中闪出一个奇怪的场面,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里,一群赌客一边在百家乐赌桌上赌得面红耳赤,下桌后却一本正经地研读老子的道德经。

与其以这样病态的方式迷恋巴菲特,其实还真不如忘掉他。

要忘掉“我滴神”谈何容易?假如可能的话,好多人都希望每天都跟他泡在一起,那才过瘾呢。现实很骨感,正常情况下,我大A股民每年仅有两次机会能够看到或听到股神对下一波投资机会和股市行情的看法。一次是他为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所撰写的“致股东信”中,还有一次就是他在公司股东大会上发表的演说与问答。当然,你要是愿意花个几百万美金跟股神共进午餐,那你还是会有第三次机会的。

每年5月初召开的巴菲特股东大会,作为一年一度的全球投资者盛宴,又被我大A股友视作“朝圣大会”。

从每年股东大会的现场报道来看,参会的美国投资者大部分是伯克希尔的股东,所以,他们关注的焦点是巴菲特具体的投资行为和下一步的投资计划。而来自咱大A的股友,基本上是打酱油的,他们可能都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有的甚至连巴菲特当前具体持有哪些股票都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他们只知道自己的股票被套牢了,希望得到股神的点拨,发掘出一只大牛股,马上解套,马上搞几个涨停板。

从股东大会现场的提问就可以看出我大A股友的这种急功近利心态。他们都急切地希望股神给中国股市算命,也能给他的信徒们一个稳赚不赔的炒股秘籍。

去奥马哈打酱油的大A股友,不少还是冲着美国牛排去的。

据某信托公司的自媒体报道,该公司组织了一大拨高净值客户去巴菲特股东大会现场参拜,结果这拨“巴粉”好像更感兴趣的是5公里跑、乒乓球大赛、桥牌大赛。他们渴望的是有机会跟巴菲特与比尔·盖茨一起打乒乓球、打桥牌,最期待的事情是能与股神一起切磋球技。

在运动竞技之后,这拨“巴粉”还前往了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常去的牛排馆用餐,因为,据说每次股东大会结束后巴菲特和比尔·盖茨都会来这里吃饭,他们非常期待可以在这里和股神、世界首富来一场不期而遇的相逢,然后,跟股神讨论一下美式牛排与中国猪蹄的美学差异。

拥有数量如此庞大的中国粉丝,可能连股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股神87年的精彩人生中,与中国的交集屈指可数,跟我大A股更是基本不沾边。大家都知道伯克希尔短暂投资过中石油的H股,目前仍然持有比亚迪的部分H股,但是,按股神的说法是,买比亚迪股票还是芒格的主意,言下之意是不关自己啥事。

对于有关中国经济看法的提问,股神笑着说:“你可能知道得比我更多。”当有人询问他关于中国的投资计划时,他也避而不答。告诉他,今年大约有5000多名中国投资者来这里参加股东大会,巴菲特打着哈哈说“今年很多啊”。你看看,股神认真研究过中国经济吗?

当被问及中国股市波动时,巴菲特倒是心直口快,说中国股市有时像一个赌场。没想到,这句话反而成了国内媒体争相报道的大。

巴菲特说,市场有赌场的特性,这吸引了很多人,尤其是那些身边有朋友因为股市发财的人。相对于经历过疯狂投机的人,那些还没有经历过股市风风雨雨的人更容易进行投机。股神对过度投机挺反感的,他认为投机是一个不太聪明的做法。

巴菲特说A股像赌场成为股东大会热点,其实,这还需要巴菲特来说吗?吴敬琏早就说过呀!

16年前,吴敬琏老先生说A股市场连赌场都不如,因为在这里超级主力可以看别人的牌,结果,吴老先生遭到群起而攻之,说他给我大A抹黑!

吴敬琏是2001年1月发表的“赌场论”,当时中国股市连续爆出大案,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吴敬琏指出,中国股市股价畸高,相当一部分股票没有了投资价值。从深层次看,股市上盛行的违规、违法活动,使投资者得不到回报,变成了一个投机的天堂。有的外国人说,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这里呢,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坐庄炒作,操纵股价这种活动可以说是登峰造极。

吴敬琏的这番话曾被引申、概括为“推倒重来论”,随后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大讨论。

到底是外来和尚会念经,还是吴老说的时候我们不相信,等到股神为“赌场论”加持了,愤青们终于无言以对?

股神的绝活,我大A股友怎么也学不会,问题还不在于大家不够努力不够虔诚,而是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东方无法复制。现有上市公司的结构让投资者无所适从,蓝筹板块中适合进行价值投资的公司比较稀缺,而在高科技领域,中小创的估值泡沫仍有待化解。

一方面,有什么样的投资者就会形成什么样的理念,另一方面,有什么样的上市公司又会反过来塑造什么样的投资者,这两者之间是相互依存的。

实事求是地说,A股上市公司中高质量的公司并不多,贵州茅台、云南白药、伊利股份这类传统优质蓝筹股在过多的资金追逐而估值已经不便宜,而高科技领域中的大公司如阿里巴巴、腾讯等并不在A股上市。

也可以这样说,正是相对成熟的美国股市才造就了巴菲特的传奇业绩,是一大批如可口可乐、运通、苹果这样的优质美国公司成就了股神一生。假如巴菲特来到我大A股市,用他在美国所向披靡的那一套价值投资理论,估计一样也玩不转呀。

我大A股友一直把巴菲特当作是一个“炒股高手”来崇拜的,其实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误解。

巴菲特不仅不是一个“牛散”,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机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模仿巴菲特无异于缘木求鱼。

简单来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一个保险集团公司,它拥有源源不断的浮存金,这些金额巨大的浮存金虽说负债,却可以随心所欲地用来长期投资,既不需要偿还利息,也没有使用期限。

可见,股神是不怕股票买入后下跌的,因为他有钱可以不断逢低买入加仓。个人投资者除非仓位控制得特别好,否则,买入后被套你也没有钱可以加仓了。

浮存金太多了,所以,得找地方投下去,股神可以长期投资的原因是,他买的是公司,而非“股票”。

真有心学保险公司的投资招数,也不用跑那么远,到深圳找姚老板,到广州找许老板学习学习举牌上市公司,就可以了。

我大A股友总是认为,“我滴神”就像千手千眼观音菩萨,法力无边,无远弗届,可以渡一切饱受煎熬的股市众生。

有位投资经理跑去奥马哈,显然是为了请巴菲特为A股“算命”,他希望股神“算一算”,中国股市未来二十年或者十年能否翻倍。

在我看来,巴菲特与芒格代表的价值投资理念是一种人生态度而非投资方法,是投资之道而非投资之术。道是修炼而达到的一种境界,只是跑去打打酱油,吃吃牛排是没有用的。

古人说,道为术之灵,术为道之体;以道统术,以术得道。然而,大部分股友还是停留于术的层面,浅尝辄止,而不愿意潜心修炼,抵达道的层面。

如果只是去学习投资之术而非投资之道,那跟暴发户去普陀山烧香拜佛的意义是一样的,都只是出于纯功利的目的,能有什么效果呢?最多获得一种“我被股神开过光”这样的心理暗示,既不是一种自我修炼,更不可能因此悟道成佛了!

修炼不是一劳永逸的,它是一辈子的功课。

巴菲特的可贵之处,正在于其从不固步自封,永不停步的学习与修炼精神。

在2017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坦诚地做了认真的自我批评。从过往一年的投资中,已经可以看见他在投资理念上的某种变化。

人们的印象中,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是一种保守策略,专注于传统领域那些具有全球竞争优势或有护城河的大型公司,偏爱消费品领域。他长期坚持不懂不做所以不买高科技公司的理念,几年前好不容易试水高科技,首次投资IBM后却遭遇了失败。

最近股神直言不讳地说自己错过亚马逊是“愚蠢”,没有投资谷歌是一个“失误”。巴菲特的保守策略让他错过了很多高科技领域的机会,而他曾看好的传统领域事实上正在衰退。

我认为,巴菲特传奇逼近剧终,我大A股友需要学会接受一个巴菲特不在其中的世界。

如果真的离不开巴菲特,在人工智能系统飞速发展的今天,完全可以将股神的那一套理念与方法作为参数,打造一个人工智能系统的“巴菲特”机器人,那你就可以天天指使“巴菲特”为自己赚钱了。

这么简单的事情为啥没有人去做呢?这说明,什么样的投资之术都是可以量化的,唯独投资之道不可复制。

不管我们是否从“消费”巴菲特中学到了什么,反正,这回巴菲特是亲自“来到”中国,登上可口可乐的易拉罐来消费中国人了。

咱大A股友如果非得找尊“神”放在头顶上供奉着内心才会变得更加强大的话,其实没必要非得供奉股神巴菲特,泱泱大国,随便找个神出来,分分钟把老巴PK下去,比如关公。

巴菲特面前谈价值投资跟关公面前耍大刀都是一件吃亏不讨好的事儿,所以,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是一个大道理。要说追涨停板的水平,徐翔得甩巴菲特好几条街呢。如果你认为关公只是耍大刀厉害过巴菲特,那你肯定是眼神有问题。

除了大刀耍得顺溜,论理财投资能力,关老爷也是神一样的存在,至少也不输过巴菲特,而且,他还是“真神”。

关公本为道教的护法四帅之一,如今道教主要将他作为财神来供奉。其职能除了“治病除灾,驱邪辟恶,诛罚叛逆,巡察冥司”之外,还有“司命禄,庇护商贾,招财进宝”,又因其忠义,故被奉之为财神。

关公生前十分善于理财,长于会计业务,曾设笔记法,发明日清簿,这种计算方法设有原、收、出、存四项,非常详明清楚,后世商人公认为关公是会计专才,所以奉为商业神。巴菲特最擅长的财务报表分析这些活儿,正是关公的拿手好戏。谈生意作买卖,最重义气和信用,关公信义俱全,人品没得说,与巴菲特的价值观不谋而合。

此外,传说关公逝后真神常回助战,取得胜利。股民们在牛短熊长的A股市场一再受挫,伤痕累累,信奉关公,或许能够绝处逢生,东山再起,反败为胜。

如果是去炒股,在关公神像前烧三柱香,拜上三拜,就可以了,人家关公好歹还是中国人的财神。你非得坐上头等舱,跑那么远去拜一个根本无暇顾及A股的洋股神,舍近求远,实在不值啊。

有股友问到,怎样去参拜关老爷呢?大爷我在此免费送到攻略吧。

中国有三大关帝庙,关羽走麦城死后,孙权将其正身厚葬在湖北当阳,将其首级送曹操,曹以侯礼厚葬其首级于河南洛阳,这便是“头枕洛阳,身困当阳”俗称的由来。山西是其出生地,故在其老家山西运城解州的关帝庙也算得上是三大关帝庙之一。

每年巴菲特股东会期间去拜关老爷,实惠得很,比去奥马哈便宜太多啦。解州关帝庙旺季门票价格人民币70元,淡季门票42元,从运城火车站乘坐11路公交车可直达。

我大A股友若想求大盘大涨,拜关老爷可以去崇宁殿,在乾隆爷手书“神勇”匾下的香炉敬上三柱香,然后朝殿内帝王装关羽坐像拜上三拜,心中默念(注意不要大声喊出来):关老爷保佑,我大A股早日熊去牛来,年底涨到6000点!

求解套求个股大涨的,程序一样,边拜边默念(每次不能超过三只股票):关老爷保佑,保佑我的股票马上解套,梅雁吉祥赶快涨到10块吧!中国中车赶快涨到40块吧!乐视复牌后涨到100块吧!

(原标题:我们对巴菲特的误解原来这么深!去奥马哈不如去关帝庙,还是忘掉巴菲特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