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叶檀周小川与郭树清的二人转能转出什么

2018-08-18 18:55:21

叶檀:周小川与郭树清的二人转能转出什么

周小川与郭树清先生显示出密切的合作关系。

5月16日,国际证监会组织第37届年会在北京召开,两人进行了跨界演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央行将加强和证监会以及其他金融监管机构的协调配合,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发展。注重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的协同效应,为资本市场稳定发展提供良好的宏观、货币、金融环境。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先生则发表了《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认为现阶段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各方面的条件非常有利,中国资本项目开放水平大大高于IMF等相关机构的评估结果。在任何国家,资本项目可兑换都不意味着完全放弃管控措施。中国资本市场的不足之处在于资本和金融市场体系发展不平衡,市场运行效率和金融监管的有效性有待提高。此时,周小川先生依稀闪回到证监会主席任上,而郭树清先生则回到银行家角色。

理念相近,构成合作的根基,否则必然貌合神离。这两位先生相信市场、愿意推进市场化改革,是合作的基础。周小川先生同一天表示,坚定推进市场化改革,最大限度地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以提高透明度为核心,完善市场规则体系,积极构建有利于市场运行功能发挥的体制机制。而郭树清先生在上任证监会主席之后,一再显示对于市场化的热心与决心。

不仅如此,在银行间接融资进入瓶颈期时,直接融资的发展是今后的重点,没有银行与证券界的合作,中国的金融难有起色。双方互相支持,在货币预期、人民币国际化、金融产品创新等方面才能有所突破。

在具体的合作方面,两人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均不抵触,希望能够稳妥推进

叶檀周小川与郭树清的二人转能转出什么

,相信能够联手形成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合力。

而在债券等市场,同样有广阔的合作空间,我国的债券市场将获得极大的发展,债券市场是维持以往的点心式给“长子企业”发债券的主导模式,还是进行市场化的改革,是未来的难点。5月11日下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秘书长邢毓静、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霍颖励、央行调查统计司副司长阮健弘做客人民。霍颖励透露,从1997年到2011年14年期间,我国债券市场余额从4781亿元增加到了22.1万亿元,增加了近45倍,年均增长达到31.5%,占GDP的比重从6%上升到47%。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我国债券市场排名从1997年大致第20位到去年年底已经达到了世界第4位。

我国债券市场行政主导色彩浓厚,债券发行却未形成与之匹配的有公信力的信用评级制度和活跃的债券交易制度。银行间债券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容量相差极大,在企业债发行量增加、撮合交易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交易所债券市场的重要性将日益突显,此时银行间债券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加强合作,是发展中国债券市场的题中应有之义。

两位在中国金融领域耕耘多年的人,都忽略了核心议题,即如何真正建立中国本土化的、高效的信用定价机制,如何防范系统性风险。

我国金融领域一再出现系统性风险,从当初的327国债期货,到各银行濒临技术性破产,到基金黑幕大曝光,如何应对这一切风险,难道仅仅是央行货币放水,而各大金融机构不断地在股市融资再融资?如此二人转,在短期内可以取得效果,在长期损害中国金融的信用根基,不转也罢。

从数量上看,中国资本与货币市场成绩显著。周小川先生如数家珍,目前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已初步形成。从股票市场来看,根据彭博统计,目前中国股票总市值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从债券市场来看,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截至2011年底,我国债券余额居世界第四;从期货市场来看,商品期货交易品种已经增加到27个,形成较为完备的期货体系。

很可惜,回归市场原点,不得不指出,无论是在债券还是股票市场,都未形成根基扎实的风险定价体制。虽说有关人士一再强调蓝筹股的价值,但再融资、并购重组压力如泰山压顶;而在债券市场上,泡沫式的信用评级对市场失去了警示作用,只有债务接近违约、公司抽逃资产之时,市场才会以停止交易的方式发出自己的抗议。

今年银行业的日子不会像去年那么好过,而震荡不已的股市信心同样没有恢复。周小川先生与郭树清先生如何抱团取暖,共渡难关?是以坚定的改革勇气建立中国基础的信用体制,还是互相给对方糊上漂亮的窗花,应一时之急?希望央行与证监会能够实现信用资源共享,推进建立统一的风险评定体制。果能如此,就不仅是两人的二人转,更能为中国的风险控制体制提供制度性改进,造福中国万千企业与投资者。

诤友难得。一出好戏必定理念契合、技术完满,结构大梁平稳;相反,只有闪烁一时的旧友提携,格局太小,对于改革大局不利。向着同一个市场的目标,步调未必时刻一致,却能如经典歌剧,透露骨子里的和谐共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