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医药行业最高科技奖出炉医药行业再获一剂强

2019-04-27 20:06:17

医药行业:最高科技奖出炉 医药行业再获一剂"强心针"

事件:1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北京举行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和国际科技合作奖五项大奖结果公布,王泽山和侯云德共同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国家最高科技奖结果揭晓,医药大家上榜:1955年,国务院发布《中国科学院科学奖金的暂行条例》,开创了我国科技奖励制度的先河。此后几十年间,政策不断变动,直到1999年实行了重大改革,出台《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同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也于2000年正式设立基本形成了现今的科技奖励制度。

改革后届家科学技术奖励制度主要包括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和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五大奖项。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我国科技领域的最高荣誉,奖项设立至今共有29位获奖者,每年最多2人获奖。国家科技奖遵循“宁缺毋滥”的评审原则,其中2004年和2015年因所有候选人得票数均未过半导致该奖项出现空缺。在该奖项的29位获奖者中,共有4位属于医药领域,包括侯云德和获得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整体来看,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我国科技奖项的标杆,获奖者无一不在所属领域做出过重大贡献。

长期奋战抗病毒药物研发一线,侯云德获奖实至名归:本次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者之一的侯云德长期致力于病毒学的研究

医药行业最高科技奖出炉医药行业再获一剂强

,并取得了从研究到应用的一系列突破性成果,比如(1)海外学成回国后分离了我国的副流感病毒I、II、IV型;(2)研制成功alb、a2a、a2b、V等亚型的基因工程干扰素系列产品;(3)2009年全球突发甲流疫情,在侯云德的带领下,我国仅用87天就率先研制成功新甲流疫苗,成为全球第一个批准甲流疫苗上市的国家;同时,他领导的团队首次揭示了新甲流病毒HA和NA的晶体结构,证实疫苗有显著回忆性免疫保护反应。侯云德在病毒学研究一线奋战多年,数开先河,是我国分子病毒学和基因工程药物的开拓者,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实至名归。

病毒防治蓬勃发展,成长空间仍然很大:自然界中的病毒种类繁多,不同病毒感染后人体会出现特定的病症,最常见的重大病毒性疾病如乙肝、艾滋病、天花等。目前病毒防治药物已经相对丰富,主要分成3大类:疫苗、干扰素和抗病毒药物。疫苗主要在疾病的预防环节发挥作用。疫苗行业已经发展了200多年,一方面通过疫苗的普及,多种病毒已经绝迹,如天花病毒等;另一方面,疫苗的品类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目前涵盖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人乳头瘤病毒疫苗等多个领域。疫苗在病毒感染的预防上极其重要,但也面临许多困境,主要是(1)病毒种类太多,许多还没有相应的疫苗产品面世,如艾滋病病毒;(2)病毒变异太快,大幅缩短了疫苗产品的生命周期。由于病毒预防天然存在的不严密性,治疗端还存在大量需求。在治疗环节,病毒性疾病的治疗策略只有一个方向,即减少游离病毒的数量。干扰素和抗病毒药物是目前病毒性疾病治疗的主要手段。干扰素属于免疫调节剂,并不直接杀伤或抑制病毒,而是通过细胞表面受体作用使细胞产生抗病毒蛋白,从而抑制病毒的复制、感染等过程,减少病毒数量,缓解疾病,但干扰素也会扰乱正常细胞的代谢,产生明显的副作用,其中对血象的影响较为显著。直接抗病毒药物多为核苷类似物,如拉米夫定、恩替卡韦、替诺福韦等,通过干扰病毒DNA的复制来减少病毒的产生。抗病毒药物副作用要小于干扰素,但容易产生耐药性,如拉米夫定在使用4年以后的耐药性达到67%。此外,许多病毒侵入人体后会把病毒基因组整合到人体细胞的基因组中,导致干扰素和抗病毒药物并不能彻底治愈疾病,只能达到控制疾病的目的,一旦停药疾病就容易复发。随着技术的进步,抗病毒药物也不断更新换代,治疗效果逐步提升,如丙肝治疗药物索非布韦,其抑制病毒增殖的效果要优于传统的抗病毒药物,已经能彻底治愈丙肝。人类与病毒斗争了几百年,病毒防治药物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仍存在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行业的发展任重道远,未来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转载自:华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