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透明度测评国务院仅5部门60分懒政思维严

2019-01-30 22:56:21

透明度测评国务院仅5部门60分 懒政思维严重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法治国情调研组一位成员的响了,对方是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负责政府信息公开的工作人员

透明度测评国务院仅5部门60分懒政思维严

,要求就此前申请信息公开一事补充材料。

调研组人员表示:“你要让我们补充材料,那你给我一个补充申请材料通知书。”

该工作人员拒绝出具,调研组人员反问对方为何提此要求。

对方称,要求调研组人员补充身份证复印件,以证明自己是中国公民。

最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相关工作人员未出具书面通知,称口头告知是合理的,并以接到的申请过多为由要求延期答复调研组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政府信息“供需”不平衡

法治国情调研组一位不愿具名的成员告诉法治周末,这种小插曲在他们进行中国政府透明度指数2012年年度调研时屡次碰到。

调研组成员的这种经历,成为2013年《法治蓝皮书》——中国政府透明度指数2012年年度报告的数据样本之一。

2013年2月2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主办的“2013年《法治蓝皮书》发布暨中国法治发展与展望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主办方发布了中国政府透明度指数2012年年度报告。

截至今年,社科院法学所已经连续发布4年中国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

本次调研时间是2012年3月5日至12月15日,调研组选择59个国务院部门、26个省级政府、43个较大的市的政府,对其实施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情况进行了调研测评。

中国政府透明度年度报告对国务院部门的测评始于2010年,2012年的指标包括5个部分,总分100分,分别是:政府信息公开目录(总分20分)、工作信息(总分20分)、规范性文件(总分25分)、依申请公开(总分25分)、政府信息公开年度报告(总分10分).

《法治蓝皮书》显示,国务院部门透明度测评结果,商务部以66.85分再次位居第一、紧随其后的是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64.2分)、水利部(62.45分)。在59个国务院部门中,透明度得分超过60分的部门一共有5家。

《法治蓝皮书》主编、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田禾在发布会上表示,2012年政府透明度测评得分数并不是很高,是因为要求高了,要求政府能够做得更好,“请大家不要纠结于得分多少”。

报告认为,2012年,政府透明度整体上呈现向好发展的趋势,从中央到地方,政府部门实施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情况均取得不同程度的进展。

田禾表示:“我们认为,2012年政府信息公开取得了很大的成绩,首先是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国务院非常重视,出台了文件,地方政府也根据国务院的规定制定了工作要点,有的地方还根据新的情况出台了专门的规定。”

相关制度的落实情况也在逐步改善。

田禾以政府信息公开年度报告为例指出,2009年测评时,相当一部分政府部门不能在3月31日之前公布年度报告。到了2012年,情况大为改观,只有一个国务院部门没有公开年度报告。

田禾表示,依申请公开的数量大幅度增加,这也是政府信息公开取得的非常大的成就。

《法治蓝皮书》披露,国务院各部门依申请公开受理数量呈现上升趋势,测评年度总受理数量达到11101件。去年的总受理数量是9356件。

总体来看,依申请公开受理数量超过100件的共有11个部门,上年度有6个部门的依申请公开受理量突破100件。

其中,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受理的申请数量达到7938件(上年共收到有效申请7535件),高居国务院各部门之首,国家发改委以624件申请量居第二,环境保护部以334件申请量居第三。

《法治蓝皮书》认为,不断攀升的申请数量说明,政府信息公开制度正在被运用于公众的生产生活中,真正对满足公众的信息需求发挥积极的作用。

“懒政”思维严重

田禾在发布会上表示,调研组希望通过依申请公开做一个调研,看干部体制究竟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同时测试政府部门回应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情况。

为此,调研组利用提交系统向所有被调研对象发出了申请,要求获取该部门2011年1月至2012年9月30日的干部任免情况,包括选拔领导干部任职的岗位、人数,新选拔任职干部的性别比及其学历、专业分布情况;干部处分人数、原因、处分类别。

对于无提交系统的,调研组通过EMS(邮政特快专递)发送了书面申请,此申请全部未标明调研组真实身份及用途。

《法治蓝皮书》披露,调研组在调研中发现,提交系统的有效性仍然较差。

设有有效提交系统的有19家国务院部门(2011年仅有15家);允许通过电子邮件方式申请政府信息的有32家国务院部门(2011年有27家);明确指明不接受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有两家国务院部门。

调研结果显示,该项满分25分,国家体育总局、商务部、国家邮政局分列前三名,得分分别为19分、18分、17分;不少国务院部门得分很低,其中,监察部和国家预防腐败局都是零分,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得两分,财政部、国家信访局、国家林业局都是3分。

“我们得到的结果很令人失望。”田禾表示,今年限制公众依申请公开的问题没有太大改观。

这些问题包括:有效回复所申请信息情况非常少,所告知的途径不能有效查找到所需政府信息,回复内容简单、空洞、避实就虚,滥用“一事一申请”原则,甚至为依申请公开设置障碍、增加申请人的申请成本等。

《法治蓝皮书》指出,新问题也值得注意。

前述调研组一位不愿具名的成员告诉法治周末,最值得注意的是政府机关“懒政”思维严重。

例如,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一次性口头告知多条需要补充的申请材料,并且屡次拒绝调研组人员获得书面回复的要求。

此外,国家外汇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要求调研组人员自行承担邮寄费用(邮寄内容为“所申请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并且在课题组人员提出采用挂号信的方式以降低申请成本的要求时,对方声称采用挂号信不能在上查询邮件是否送达,去邮局查太麻烦。

《法治蓝皮书》披露,政府机关非法收集申请人个人信息和要求说明申请用途的情况有增多的趋势。

在调研组向国务院部门发出的57封申请中,29家直接在申请表格中或者在指南中要求必须填写申请人个人信息,1家虽未直接要求填写个人信息,但是不填写相关信息不能顺利提交申请,9家政府部门通过、电子邮件或者邮寄的方式通知调研组人员补充完整个人信息。

另外,还有8家政府部门在申请寄出后没有通过任何渠道与调研组人员沟通联系,因此不能确定其是否要求收集申请人个人信息。

关于申请用途的收集情况,57家国务院部门中,20家直接要求填写申请用途,18家在收到申请后要求补充申请用途;与申请人个人信息的收集情况相同,也有8家不能确定是否需要填写申请用途。

前述调研组一位不愿具名的成员向法治周末表示,政府信息公开的任何制度性、技术性做法很容易满足,但“懒政”问题不容易解决。“严格意义上讲,这不是法律上的权利义务问题,而是到底为老百姓工作、还是为自己方便的问题。”

建议制定政府信息公开法

国务院59家部门的领导信息方面,大部分部门能够提供部门领导信息。

有17家国务院部门提供了完整的部门领导信息,包括正副职领导姓名、简历、工作分工等信息。

有1家国务院部门未提供本部门正副职领导的全部名单,5家未提供部门领导的个人简历,4家仅提供了部分简历,30家未提供部门领导的分工情况,11家仅提供部分部门领导的分工情况。

此外,调研组未能在铁道部站找到任何领导成员信息。这是《法治蓝皮书》披露的59个国务院部门的部分工作信息情况。

《法治蓝皮书》工作室主任、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吕艳滨告诉法治周末,2012年的政府透明度测评,对国务院部门新增加了工作信息公开情况的调研,主要包括政府领导信息、机构职能和年度工作信息三方面内容。

工作信息是政府工作基本情况的反映,公开政府机关的工作信息可以让公众了解政府机关部门概况、机构设置情况、职权及履行职权的基本情况,也是方便公众办事、了解国家方针政策、有效监督政府所必须的。

《法治蓝皮书》披露的调研结果显示,该项满分20分,国家知识产权局(17.25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16.5分)、国家宗教事务局(16.5分)位列前三名;国家外汇管理局(3.5分)、国家统计局(5.5分)、铁道部(5.5分)位列倒数前三名。

在政府机构职能方面,《法治蓝皮书》显示,有6家国务院部门未能发现其站提供本部门的职责信息,分别是农业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文物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

调研组发现,在政府信息公开实践中,无论是站建设、信息公开栏目的配置、还是各类主动公开信息中应公开什么、公开在什么地方、如何公开,依申请公开中不公开信息的界定,年度报告中应具备哪些要素,没有相对明确的标准。

“没有具体的标准,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公开什么、怎么公开。”吕艳滨向法治周末表示。

“比如说我们申请公开同样的信息,有的部门公开了,有的部门说是国家秘密,有的部门说是内部工作信息,有的说需要补充材料找理由不给你,说明对于公开信息的标准是没有的。”吕艳滨说,“所以我们最大的建议就是,明确政府信息公开的标准刻不容缓。”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经实施将近5年,实施一段时间之后,应该总结经验和教训,把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上升为政府信息公开法。”吕艳滨建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