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山西南吕梁山隧道爆炸中铁旗下工地管理混乱

2019-02-26 17:50:45

山西南吕梁山隧道爆炸:中铁旗下工地管理混乱

每经 黎光寿 孙嘉夏山西临汾 摄影报道

2012年“12.25”山西南吕梁山隧道爆炸事故已经过去13天了,山西省尽管成立了调查组,但目前仍未公布调查结果,事故原因仍然缺乏官方说法。

《每日经济》的调查显示,该工地爆炸事故原因疑为私自处理“光爆线”,而用于引爆炸药物品的处理,本来应当由具有资质的机构来进行。

山西省安委会2011年的一次调查也指出,该工地管理混乱。《每日经济》调查发现,该工地的“安全教育”,就是让部分工人抄答案,与工人签订的劳动合同签完就回收,目前工人手上没有劳动合同。

事故原因:疑为私自处理“光爆线”

有工人告诉,本次中南部铁路南吕梁山隧道爆炸事故的原因,很可能是私自处理一种名为“光爆线”的爆炸物品,这种光爆线的爆炸威力比炸药的威力还大,主要起到引爆炸药的作用,又称“引爆线”。不过,负责施工的中铁隧道集团二处有限公司项目部对此并未给予回应。

有工人说,南吕梁山隧道是采取从上至下、两层开挖的方式,发生事故的在下层。当时上层已经挖通,还剩下大约24袋~27袋“光爆线”,要处理这些爆炸物品,需要有资质的部门,申报起来比较麻烦,项目部就决定自行处理。

处理的方式是引爆,而擅自引爆属于违章操作。新华社的报道显示,2012年12月25日14时40分左右,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六标项目部第六分部的工作人员在实施爆破作业时,违章操作出现事故,隧道内爆炸地点距离洞口约5000米左右,爆炸威力相当于120公斤的炸药,冲击波影响到周边工作面,造成了8死5伤的悲剧。

新华社的报道还显示,事故发生后,山西省考虑到涉嫌事故瞒报,由省级安监局、监察局、检察院、总工会、公安厅、住建厅和临汾市政府等相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进一步核实确切的伤亡数字,追查事故原因和。目前所有隧道已停工检查,4名人被控制。

《每日经济》1月7日探访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六标项目部,几名自称项目部工作人员的男子声称事故正在调查中,不接受任何采访。他们表示,要采访此次事故,需要和临汾市委宣传部联系。

前往临汾市委宣传部,中心几个办公室空无一人。辗转联系上中心一位姓董的主任后,对方表示此事不归他管,需要山西省委宣传部协调,而山西省委宣传部处一位姓朱的处长表示自己在外地,采访只需要当地协调即可。

还前往临汾市安全生产监督局采访,但该局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对事故不知情。

处理过程:知情人被送走不知情者受调查?

“事故第二天,就给那些知道情况的工人结账送走了,给他们买了从西安出发的火车票,用大巴送他们到西安坐车,留下我们接受调查”,多名工人告诉《每日经济》,“昨天(1月6日)发现有两个知道情况的,晚上就结完账被送走了”。

2013年1月7日早上,山西蒲县乔家湾乡,寒风刺骨,河流已经封冻。《每日经济》来到该工地,许多工人刚刚洗脸刷牙。见到,工地的工人就像久别的亲人,拉着进屋。他们表示,在该隧道工作的工人共分为6个队,发生事故的是一队,现在被留下来调查的是二队。

工人介绍说,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六标项目部第六分部的施工队组成中,“队”是一个综合施工单位,“队”下有“班”,一队有“开挖班”和“喷浆班”,“开挖班”负责掘进,所挖出的泥沙和石头通过输送机送出隧道,然后是“喷浆班”给隧道固定成型。这些工人介绍,发生事故的是开挖班的工人,只有他们才会采用爆破手段。

二队属于配合一队施工的队伍,主要工作在衬区,共有 “木工班”、“抬车班”、“防水班”、“灌注班”、“检底班”和“文明施工班”,“检底班”主要负责清理和平整隧道底部,“文明施工班”主要负责打扫隧道内的卫生。

二队工人告诉《每日经济》,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六标项目部第六分部的民工工资一般是“压一个月”,干完活后过一个月才能拿到工资。在“12?25”事故发生后第二天,施工方除转移了遇难者遗体和伤者到外地之外,还给一队的工人全部结清了工资,并给工人买了从西安出发的火车票,派班车送一队的工人到西安坐火车离开。

二队多名工人反映,在“12?25”事故发生后,与事故没有关联的二队工人被留下配合调查,结果有两名对事故知情的民工,在1月6日晚上被结清了所有工资,送离了工地。

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六标项目部办公地点就在二队宿舍的东北面,昨日《每日经济》欲找该项目部核实的时候,多位不明身份的男子表示项目部负责人都已经被带走了,目前不接受媒体的任何采访。

事故探源

“架子队模式”凸显安全隐患

往日不绝于耳的爆破声、钻机声、重型卡车驶过时发出的隆隆声,已不复可闻。这个庞大的工地,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彻底停工。

安全考核可以照抄答案

黑龙江人吴毅(化名)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沉寂的场面,他是2年前来到位于临汾市蒲县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六标段施工现场的。吴毅的工友如今多来自四川。在一份名为《山西南吕梁山隧道交流学习总结》的材料显示,负责项目施工的六分部正式员工仅有65人,其他全部为长派和民工。但《每日经济》了解到,在第六分部,民工多达几百人,吴毅所在的第二队,只有队长一人是正式员工,其余都是从全国各地招募来的民工,分别来自四川、湖北、河南等地,以四川籍农民工居多。

《每日经济》的调查显示,大量劳工来自于一家名为“三河圣祥诚诺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企业,这家由自然人控股的企业,注册资本50万元,法定代表人夏军。公开资料显示,公司承接了中铁隧道集团大量项目的用工需求。“合同上就让我们签个字,至今也没拿到手。”吴毅说。而所见到的工人都表示签过合同,但合同签完公司就收回去了。

上述学习交流材料称,这样的作业模式被称为“架子队模式”,并在现场各个工作面施行。架子队中,一般只有队长为公司的正式员工,其他全部为招聘、长派人员。

吴毅还记得进场时的考核:“先问我以前有没有在隧道干过?我说干过。然后给我张试题纸,又给本材料,上面都有了答案,让我抄一遍就行。”

二队副队长告诉,“今年上半年班长以上还轮流进行过培训,每周一、二学习安全法规,回来后向工人传达。”

安全帽一踹就烂

此前,在多家媒体的报道中,都对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六标项目部充满溢美之词,但在2013年1月7日的采访中,却发现该项目部问题重重;山西安委会组织的检查中也指称,该项目管理十分混乱。

一篇发表在山西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站上的文章显示,2011年11月,山西省安委办组织的检查中,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临汾市蒲县火车站和南吕梁山隧道进口施工现场被发现 “管理一片混乱”。

在进入南吕梁山隧道进口时,检察人员发现施工企业递给他们的安全帽竟然是过期的。隧道内则被描述为“灰蒙蒙的,能见度很低,灰尘很大。掌子面的作业支架稳定性差,部分作业人员没有穿反光衣”。在隧道口下方,一名正在焊接的工人则被发现没有特种作业证。

此外,工地临时用电管理也十分混乱,检查人员叫来一名电工询问,发现他使用的居然是过期一年的特种作业证。

更为严重的是,这条由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承建该项目六标段的重要铁路,在未提前进行任何安全生产论证、评价,未编制安全专篇的情况下,就已经开工建设。

隐患由此埋下,2011年3月18日,位于临汾隰县境内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东川1号隧道进口坍塌,造成1人死亡。

而在一篇名为《南吕梁山隧道斜井安装人员定位系统正式运行》的文章中,称“实现铁路隧道智能化、信息化、科学化管理,中国中铁隧道二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项目分别在南吕梁山隧道1号、2号斜井安装隧道人员定位系统,经过一个月的调试,开始正式运行”。

这篇发表于2010年底的文章解释,所谓“隧道人员定位系统”,即通过将电子标签盒安装于施工人员的安全帽上,就能自动远距离采集人员进出信息,系统可以实时查询隧道内的人员情况。

这篇文章还显示,隧道口LED显示屏实时滚动显示洞内人员信息,当有意外事故发生时,洞内的作业人员可以按定位卡上的红色按钮,发出求救信号

山西南吕梁山隧道爆炸中铁旗下工地管理混乱

,然后信息会显示在值班室电脑的人员定位系统上,能够及时采取相应的救援措施,提高应急救援工作的效率。

但在2012年12月25日的爆炸中,这项系统并没有起到作用。“安全帽上哪有什么电子标签盒?”在《每日经济》面前,工人们反复摩挲着手中的安全帽,“从来没见过那东西”。

2013年1月7日早上,在二队工人宿舍,一位工人拿来自己的安全帽,请测试一下其安全度,结果一脚踹下去,安全帽破了一个大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