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中金岭南深陷仁化血铅事件零排放只是传说

2019-04-26 19:08:31

中金岭南深陷仁化血铅事件 零排放只是传说

中金岭南似乎绕不过环保这道坎,旗下三家主要生产企业先后被绊倒。

公司3月3日午间发布公告称,广东省韶关市仁化县董塘镇部分儿童血铅异常,公司决定,立即将位于该地区的下属企业丹霞冶炼厂和凡口铅锌矿提前停产检修。当日,仁化县发布会公布的结果称,上述两家企业对此次儿童血铅异常和周围环境产生“一定影响”。

中金岭南以铅锌金属生产为主业,主要生产基地位于广东省韶关市,韶关冶炼厂、丹霞冶炼厂及凡口铅锌矿为其三家直属企业。韶关冶炼厂因废水排放造成北江中上游河段发生铊超标现象,自2010年10月21日起被强令实施全面停产整改,至今仍未完全复产。一波未了一波又起,丹霞冶炼厂和凡口铅锌矿又因牵涉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被要求整顿,现已提前停产检修。

那么,丹霞冶炼厂和凡口铅锌矿的环境污染情况究竟怎样?停产检修将对中金岭南造成怎样的影响?近日,本报赶赴韶关市仁化县进行深入调查。

是谁造成铅污染

今年春节后,韶关仁化部分儿童被查出血铅超标,引起政府高度重视,组织专家查明原因;丹霞冶炼厂和凡口铅锌矿被要求进行整改。

事情还得从龙年春节说起。

对周锡明老汉来说,龙年春节过得很不安生,因为有件事一直困扰在他的心头。周锡明是五一村委会大坪村村民,去年5月开始,他发现自己7岁的孙子头发一撮一撮的脱落,而且不愿吃东西,哭闹爱动,身体逐渐瘦弱。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认为是缺乏维生素,但吃了不少医生开的维生素,孩子的情况却一直未见好转,头发掉得更厉害。春节期间,周老汉在广州工作的女儿、女婿回家探望,意识到孩子很可能是出现了重金属超标的情况。周老汉开始紧张起来,与家人商量过完年后就带孩子去医院看看。

元宵节后一天,周锡明与邻居一道,带着自家的孩子来到韶关市妇幼保健院做检查,三天后的化验结果显示:周锡明的孙子血铅含量164微克/升,邻家孩子105微克/升,均为血铅超标。消息传出,附近村民陆续带着子去医院检查。2月14日至21日期间,63名儿童中,共检测出37名血铅超标。

韶关仁化儿童血铅超标开始引起政府高度重视。2月17日,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作出批示,要求迅速查明原因,做好相关工作;当晚,仁化县连夜召开会议,部署处置血铅超标问题;2月18日至20日,仁化县组织卫生部门专业技术人员引导村民复检,当地环保部门对附近相关企业“三废”排放进行监测;2月24日、25日,韶关市委主要领导到董塘镇五一、红星村了解事件处置进展情况。

那么,谁是造成铅染污的“罪魁祸首”?3月3日,仁化县召开发布会,来自于北京矿冶研究总院、广东省环保厅等单位专家组成的综合专家组初步认定,此次儿童血铅异常是儿童吸入铅污染的空气和进食铅污染的食物所致,是当地企业排污和自然环境特殊性等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综合专家组认为,金鑫建材等4家水泥厂因原料含铅原因,以及澳科、金利达、宏达和金佰诚等涉铅企业违规生产,废气排铅绝对量较大,是区域南部一些村庄儿童血铅异常的主要原因。同时,位于该地区的丹霞冶炼厂虽然污染治理设施运转正常,“三废”达标排放,但其在锌精矿运输过程中存在遗撒扬尘问题,对道路两旁村庄儿童血铅异常产生一定影响。凡口铅锌矿虽然污染治理设施运转正常,“三废”达标排放,但其部分废气无组织排放,对周围环境也产生一定影响。

仁化县常务副县长刘光浩随后宣布处理结果,澳科、金利达、宏达等6家涉铅企业,因为不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废气排铅绝对量较大,将被关闭;金佰诚、华源2家企业因违规生产,被强制停产整顿,限期整改;丹霞冶炼厂和凡口铅锌矿生产管理中存在薄弱环节,要进行整改。

“带病”扩产埋隐患

“之前我们这没什么污染问题,自从丹霞冶炼厂扩产以来,我们这里的污染就变得严重起来了。”当地村民指着丹霞冶炼厂的烟囱说。

在血铅事件发生后,仁化县环保局进行了地毯式地排查。据该环保局的一份名为《工作进展》的材料显示,经排查,以五一村为中心,半径两公里范围内有凡口铅锌矿、丹霞冶炼厂、高能电池材料有限公司仁化分公司、丹霞水泥厂(已关闭)、董塘石灰厂、仁化县华源建材有限公司6家企业;其中只有凡口铅锌矿和丹霞冶炼厂两家企业涉铅。

中金岭南公司副总裁张木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凡口铅锌矿是同行业中环保达标的先进企业,对水、气体和粉尘的处理都相当严格,排放不会超标;而丹霞冶炼厂采用目前最先进的设备,实现了“零排放”。

但村民的看法不一样。“之前我们这没什么污染问题,自从丹霞冶炼厂扩产以来,我们这里的污染就严重起来了。” 五一村的村民指着丹霞冶炼厂的烟囱说,开工的时候整日整夜地冒着白烟,村子里可以闻到刺鼻的气味,灰尘落到路上扫都扫不掉,他们整天都不敢开门。

村民认为污染变严重是从丹霞冶炼厂的大规模扩产开始的。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丹霞冶炼厂的扩产过程中,在环保验收和安全生产方面均存有“不良记录”。

韶关市政府站披露,丹霞冶炼厂前身为直属凡口铅锌矿的金狮冶金化工厂,1995年建厂,2007年3月6日正式更名为丹霞冶炼厂,为中金岭南直属公司。2007年3月,中金岭南正式启动丹霞冶炼厂锌氧压浸出镓锗综合回收扩产改造工程项目,项目分两期进行。

2006年5月,中金岭南拟定向增发募集资金8.15亿元

中金岭南深陷仁化血铅事件零排放只是传说

,其中4.17亿元用于丹霞冶炼厂的扩产项目。可行性分析报告称,金狮冶金化工厂(后更名为丹霞冶炼厂)锌氧压浸出新工艺综合回收镓锗技术改造项目新增总投资为41687万元,项目建设期1.5 年。项目建成后,年新增电锌8万吨(电锌总生产能力10万吨)、硫磺5 万吨、电镓30吨、粗二氧化锗25吨的生产能力,达产后预计正常经营年份实现增量销售收入10.40亿元、增量税后利润8702万元。同时,增量所得税为4286万元。

根据广东省环保厅官去年对丹霞冶炼厂锌氧压浸出新工艺综合回收镓锗技改工程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进行公示内容,项目实际情况较原募集计划“缩水”。

一期项目主要是增加了8万吨/年氧压浸出炼锌新工艺生产线及其配套设施,以及对原先2万吨/年的生产线等进行了技术改造,而“镓、锗、铟回收部分暂不实施,原锗生产线停运”。2009年7月,丹霞冶炼厂一期项目正式建成投产,锌年产能由2万吨提升至10万吨。

但是,2011年5月18日,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在官公示《关于不同意深圳市中金岭南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丹霞冶炼厂锌氧压浸出新工艺技改工程通过环境保护验收的函》(粤环审〔2011〕167号).

令人愕然的是,丹霞冶炼厂的扩产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丹霞冶炼厂的二期项目要再将锌的年产能提高50%。据了解,二期项目电锌15万吨、电铅10万吨氧压浸出镓锗综合回收工程项目已通过广东省经贸委项目备案,已完成该项目用地征地和场地平整、部分基础设施建设工作,及可研报告和项目建议书初稿的编制等。据韶关市政府站2011年4月发布的一则消息称,该二期工程项目已完成用地征地、场地平整。

三期工程随后也浮出水面。据光大证券近期的研究报告称,目前丹霞冶炼厂正在进行三期工程,建成后该厂生产能力将达到年产50万吨锌、10万吨铅。韶关市“十二五”规划纲要也提出,加快“中国锌都”建设步伐,推进丹霞冶炼厂二期、三期项目建设,力争到2015年建成中金岭南100万吨铅锌冶炼基地。

凡口铅锌矿也是同期募投项目之一,使用募投资金1亿多元。韶关市政府官称,2009年完成扩产,产能由此前的日处理铅锌矿石4500吨、年产15万吨铅锌金属量的生产能力,提升至日处理铅锌矿石5500吨、年产18万吨铅锌金属量的生产能力。据可行性报告分析,项目达产后预计正常经营年份实现增量销售收入22038万元、增量税后利润10761万元、增量所得税5301万元。

12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