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资质审核瑕疵存在围标行为等落标公司纷纷质

2018-09-29 18:19:19

“资质审核瑕疵”、存在“围标”行为等,落标公司纷纷质疑北京5.6亿元初中科学课程招标

(相较于北京每年数百亿元的教育经费,5.6亿元并不算多。但在单一项目上,5.6亿元的政府采购项目颇具吸引力。)

5.6亿元的政府采购招标项目结果公布后,落标公司纷纷质疑资质审核瑕疵、存在围标行为等,使这场招标余波未了。

《财经》 熊平平/文 朱弢/

8月16日,新一年度北京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项目招标结果公布,即引发了众多落标公司的质疑。

8月21日上午,少年创学院CEO张路来到北京市财政局,举报北京汇诚金桥国际招标有限公司(下称汇诚金桥公司)、北京市教育技术设备中心(下称教育设备中心)两者组织的学年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项目招标程序违法,要求重新招标。

与张路同时采取行动的,还有另外数十家落标企业法人。当日下午,他们汇聚到朝阳区,向汇诚金桥公司提交质疑材料并索要落标原因,未获答复。

投标者落标本来很正常,但这次招标过程中暴露的违规问题明显。一位递交质疑材料的企业主这样说。

招标材料称,此次招标由北京市教委发起,通过向社会机构购买开放性科学活动资源,在新一学年向全市初一、初二年级学生提供科学实践课程。招标金额为5.6亿元,由北京市财政局全额拨付,具体采购者为教育设备中心。

教育设备中心,是北京市教委直属事业单位,招标代理为汇诚金桥公司。汇诚金桥公司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金3000万元,是一家从事各类项目招投标代理业务的专业代理公司,具备政府采购代理机构甲级资格,曾为北京市上百个政府部门提供招标代理服务。该公司称,其连续多年在北京市财政局政府采购代理机构评选中取得了优秀成绩。

目前,上述落标公司已将相关举报材料提交北京市信访办、市纪检委、中央纪检委等部门。

投标争议点

落标者表示不能理解的是,今年一些中标机构本行并不是教育,比如中标的北京品行之旅国际旅游有限公司,据其工作人员介绍,公司主要业务是私人旅游定制,涉及教育的业务则为海外游学服务。

此外,中标机构中有6家在上一个学年曾被市教委停课,但仍中标26门课程,其中北京四维仲学文化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被市教委先后督查通报、停课,今年仍然中标7门课程。

招标文件中并未禁止有通报记录的机构投标,但这还是引起落标者的不满。北京陶瓷艺术馆、模行天下模型科技有限公司、中关村产业联盟学生社会实践指导中心等机构在上一学年口碑较好,最终落标,两相对比,令落标者觉得不合常理。

对比2016年、2017年的中标名单,去年的中标机构为431家,今年大幅减少至196家。去年的中标机构中仅有72家今年再次中标。据《财经》了解,连续两年服务该项目的多所大学、国家实验室也都落标,包括中科院软件研究所、清华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工业大学、北京建筑大学的相关机构。

一些落标者对这次招标程序的质资审核也提出异议。

此次招标有1065家企业购买标书,1010家机构递交了标书,最后中标者为196家。

落标公司反映,有工商资料显示在中标之前的2017年7月17日,爱极光(北京)国际时装有限公司才变更为北京鑫思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且其为失信被执行人。按照招标书要求,失信被执行人不能参加政府采购活动。经质疑之后,汇诚金桥公司近日方取消鑫思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中标资格。

据落标公司称,他们被告知审核不通过的原因是递交的银行资信证明为复印件。据他们了解,有数百家公司因为这一问题失去了资格。评标委员会认为,资信证明标注有复印件无效字样。但落标者却称,根据招标文件要求,投标人资信证明可为原件或该原件的复印件;复印件须加盖投标人公章,同时还有银行资信证明可以是复印件,评标委员会保留审核原件的权利的专门说明。

一位参与招投标的人士认为,如果评标委员会确因复印件问题,不予考虑中标资格应该谨慎,或给予警示要求重新提供原件,因为评标委员会重点审核的应是课程内容,若通过资信证明复印件问题将众多竞标机构剔除,可能影响到课程质量。

一些落标机构还提出,怀疑中标公司中存在所谓围标行为。业内所称围标,是指一些投标人相互合作,以期增大中标几率的行为,手段多种多样,其中一种是同一人控制的多家公司同时参加投标,形成几家不同公司参加投标的表象。

招标书中也列有禁目性条款: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直接控股、管理关系的不同供应商,不得参加同一合同项下的投标。这一条款与《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的要求相符。

据工商资料显示,在中标机构中,有20多家存在围标嫌疑,即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直接控股、管理关系。比如,北京驷骑中天络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邓伟云,同时也是北京洪景立天高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监事;北京静远德馨文化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苏静,同时也是北京伯采仲长科技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和法人。这四家公司最终都中标。中国政府购买显示,北京驷骑中天络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曾多次中标教育设备中心项目。

对此,资略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勇钢认为,招标公司在招标过程中应该审查公司关系,否则可能影响投标公正性。

对于上述质疑,汇诚金桥已经予以否认,其8月30日出具的书面回复中称评标委员会在评审过程中,未发现上述公司存在上述情况。

此外,在唱标过程中,还出现了公章错盖的失误。唱标会现场照片显示,一家名为北京游极虚拟现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其投标人公章却是北京硬创梦工场科技有限公司。但这个错误并没有影响北京游极虚拟现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最终中标。

汇诚金桥公司回复称,投标人北京硬创梦工厂名称和公章不一致,在评标过程中已作无效投标处理,但北京游极虚拟现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投标文件合规,未作处理。

教改背景

2017年是北京市教委推进初中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项目的第三个年头。这一项目是北京市初中教育改革实验的一部分。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北京市开放性实践活动招标项目设计专家组成员李亦菲介绍,2014年11月,为深化北京市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北京市教委发布文件,针对科学类课程提出改进意见。文件要求,北京市初中科学类课程,比如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加强与社会教育机构的合作,通过购买服务,鼓励和引导学生走出课堂,加强课堂教学与社会实践的联系。

2015年7月,北京市教委要求在初一、初二年级开展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同时鼓励高校、科研院所、科技馆、企业、社会团体等机构参与开发、实施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课程。

多位初二、初三学生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选的开放性科学课程都挺好玩。一位密云初中老师说,这个课程对于郊区学生而言是福利,因为有机会接触较前沿的科技概念,对学生视野开拓有帮助。

2015年,北京市教委将开放性科学实践课程纳入中考招考体系,学生只要选修一门开放性实践课程,即可在中考中加1分,两年可选20门,最多加20分。

在政策推动下,开放性科学实践课程迅速铺开,覆盖全市初一、初二年级学生18万人,并获得了市级财政的支持。

(在政策推动下,北京市开放性科学实践课程迅速铺开,覆盖全市初一、初二年级学生18万人,并获得了市级财政的支持。)

招标文件显示,2017年-2018年度市财政在该项目上拨付5.6亿元,2015年-2016年、2016年-2017年两个年度共获得近10亿元的财政资金。

相较于北京每年数百亿元的教育经费,5.6亿元并不算多。但在单一项目上,5.6亿元的政府采购项目颇具吸引力。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家中标公司如果每年能够培训学生9999名(市教委规定,每学期每家公司招收学生不超过1万名),按照生均300元的价格计算,一年能获得近600万元收入,扣除教室、教师、设备等成本,毛利润率在50%左右,净利润率近30%。

据上述业内人士介绍,该项目经过两年运行,其标的大、高回报等特征吸引了多家机构

资质审核瑕疵存在围标行为等落标公司纷纷质

,包括一些原来不从事教育行业的企业。比如,中标的北京世纪都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这是该公司第一次投标教育领域项目,是在房地产行业不景气背景下的无奈之举。考虑到旗下子公司有文化教育业务经验,并有机器人基地,因此尝试拓展科教教育业务。

多位参加招标的公司负责人介绍了前两年项目的遴选程序,2015年秋季、2016年春季所有企业需要向专家委员会当面进行5分钟答辩。这些参与者认为,这对企业是一种尊重,也有助于提高课程质量。

从2016年秋季开始,这一答辩环节被取消。

2016年,开放课程项目第一次招标时,具体负责招标事项的是北京市教委基础教育二处,以及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会下属的青少年科技创新学院。今年采购人变为教育设备中心,其主要职能是承担学校实验室、功能教室、体育场馆等教育教学资源的建设、配置、管理、使用、评估研究与管理标准的制定等。

让没有教学研究经验的单位负责开放性科学实践课程招标,是否能为全市18万学生提供优质的科学课程?这一变更也引起了一些投标公司的担忧。

针对多家落标公司提出的质疑,《财经》分别向北京市财政局、市教委递交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教育设备中心也拒绝接受采访。

新的学期已经开学,但中标公司仍未与市教委签订合同,按照招标投标法规定,双方须在中标通知书发出后30日内订立书面合同。不过,已有部分中标公司开始寻找拥有课程资源和经验的一些落标公司,表示愿将自己的课程部分转让,双方收入五五分成。

目前,有关此次开放性课程的招标风波仍在发酵。无论结果如何,都要看到,政府出资,将公共服务事项交给社会组织完成,以提高服务供给质量和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符合社会治理趋势。作为政府采购的必经环节,规范招标采购流程,实现阳光运行,避免出现选择性招标、非法串标、资金浪费等情况,是完善政府购买服务的应有之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