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2016投资主方向全球12个征兆揭秘一

2018-11-24 17:12:53

2016投资主方向:全球12个征兆揭秘(一)

随着市场最大的不确定因素美联储加息已经落定,2016年的几个投资风向也已经逐渐显现。

1.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去杠杆化几乎还未开始

近些年,美国、日本和欧洲央行都在执行宽松货币政策,大量资金为了寻找更高的收益率涌向了中国。这一资本流入带来了增长奇迹,而现在,货币政策的扩张走到了尾声,而中国经济开始减速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幸的是,这种寻找收益率的潮流造就了全球此前从未见过的最大的影子银行系统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2010年以来,外国企业发行的美元债券从6万亿美元增长到了9万亿美元,增幅50%。

这债务增长的直接原因就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对债券收益率的影响伴随联储购买债券,债券价格被推高,收益率被压低,投资者被迫转向海外寻找更高的收益率,正是这种需求造成了史无前例的信贷狂欢。

这一信贷超级扩张的震中,正在那些经济增长迅速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投资者原本就觉得中国、巴西和土耳其都是值得一博的好市场,如果当地企业能够提供更高的收益率,那就更加没有理由袖手旁观了。

新兴市场企业的信贷扩张,其中一部分被投入了真正有意义的经济用途,但是正如国际清算银行报告所显示的,大多数的资金只是被投入了收益率更高的影子银行工具。这便是所谓的全球套利交易。

全球套利交易具体说来就是:一家新兴市场企业发行美元债券;关键点在于,这些债券的收益率高于美国企业债券,而又低于新兴市场影子银行工具。这样,收益率相对较高的债券可以吸引那些寻找收益率的投资者;接下来,新兴市场企业发行债券得到的资金,又投入了收益率更高的影子银行工具。收益率更低的美国企业债券和自己收益率更高的新兴市场投资之间的收益率差,就落入了新兴市场企业的口袋。这其实只是改头换面的金融工程学而已。

全球套利交易要顺畅运转,需要三个条件:首先,美国和新兴市场国家之间必须存在巨大的利率差。其次,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必须在升值。第三,货币表现必须非常稳定。

事实是,2010年以来,很长时间内,这三个条件都得到了满足,于是便造成了债务累积,越来越多的结果。

可是,现在看到的是,中国经济增长减速和联储结束量化宽松的联合作用,使得强势美元出现(新兴市场货币变得相对疲软),再加上外汇市场波动急剧抬升,于是套利交易的吸引力也消失殆尽。

在套利交易造成的信贷扩张之下,货币供应随之增长,这便是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的基础所在。事实上,信贷/货币供应增长推动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使得投资者更原因接受新兴市场债券,这样一个循环如果能够保持下去,当然是良性的

2016投资主方向全球12个征兆揭秘一

2.人口问题:如人口老龄化

据穆迪的报告,到2020年,13个国家将成为超高龄国,即20%以上的人口超过65岁。而到2030年,超高龄国家数量将升至34个,其中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是现役的超高龄国家。

史无前例的人口老龄化将对全球未来二十年经济增长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据穆迪,希腊和芬兰2015年就步入超高龄。包括法国和瑞典在内的另外8个国家会在2020年加入这个行列。加拿大、西班牙和英国则在2025年,随后是美国2030年。

全球人口老龄化问题并不局限在欧洲和北美。新加坡和韩国也将在2030年加入该行列,同时,中国也面临严重的人口老龄化压力。

欧洲人口老龄化速度比世界其他地区都要快,迫切需要外来移民以补充劳动力。

根据欧洲统计局的预计,如果不改变移民数量,到2050年时,德国居民人数将从现在的8200万减少到7470万,平均年龄将上升到接近50岁。有些预测更加悲观,认为到2060年,德国人口会低于6500万人。

按照欧洲委员会的一份研究方案,一些欧盟最强经济体奥地利、荷兰、芬兰以及德国,即使只按照1%的基准经济复苏来预测,也会出现严重的劳动力局限。

另一个问题是人口老龄化对养老基金和医疗保健的影响越来越大,特别是在德国和西班牙这些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

目前欧盟28个国家内的赡养比率平均为27.5,但是德国和意大利都高于这个水平。预计到2050年,这个比率会跃升到49.4,到时候每两名劳动年龄的人口要养活一名退休者。

人口老龄化在两方面影响经济增长。一是劳动人口的减少,二是家庭储蓄下降拉低投资。对55个国家和地区的计算模型显示,从2014年到2019年,老龄化将造成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下滑0.4%,2020年到2025年减少0.9%。而年间,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2.9%。报告指出,老龄化给亚洲国家和地区带来的经济拖累作用更加明显。

少子老龄化对日本经济及社会带来诸多影响。由于劳动者及消费者数量减少,日本国内的生产和服务也将随之减少,致使企业收益降低,个人及企业缴纳的税金及养老保险相应减少。国家税收大幅下降,最终冲击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目前,日本财政在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不断增加,长期的财政负担也使日本国债规模不断刷新历史纪录。

近些年来,老龄化也给意大利经济带来了不少困难。随着意大利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整个国家的养老金支出不断增多,这也被认为是造成意大利公共财政赤字多年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但受制于国内选民支持率等方面的原因,退休金制度改革成为历届政府不愿触及的烫手山芋。直到2011年12月,意大利政府才推出了包括上调退休年龄、不再把退休金与通胀挂钩和以纳税总额作为参照等改革措施。

老龄产业已经开始快速繁荣期,这令其成为中国的一个新的朝阳产业,而繁荣发展的主要原因是以老龄化人口的日益增加为基础的。

服务老龄人口的未来机遇将集中在四个主要板块。这四个板块包括老龄用品业、老龄服务业、老龄房地产业以及老龄金融业。老龄金融业比如为老年人提供的保险以及资金管理服务将是老年产业板块的重中之重,并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老年人口健康水平堪忧。目前,城乡老年人口中健康存在问题的、健康状况一般的和健康良好的分别占老年总人口的27%、56%和17%。在平均约19年的余寿中,健康余寿只有9年左右,其余10年基本上是带病或失能状态。这对老年保健用品、营养用品、医药用品、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健康辅助器具等健康产品生产销售来说是利好态势。未来,老年健康医疗医药市场将成为的重要支柱产业。开发分病种的医药、医疗器具和医疗服务将是重要的主攻方向。

老年人口医疗卫生消费总量巨大。老年人人均医疗费用是国民平均医疗费用的倍。未来40年,中国老年人的慢性病患者病例将从目前的1.1亿例,增长到2050年的3亿例,就诊人次将由当前的13.5亿人次,增长到2050年的36.8亿人次,老年人口的医疗卫生消费占GDP的比重,将在2050年达到5%以上。这将意味着巨大的医疗卫生消费市场。

老年病医院及康复护理机构建设将成为医疗卫生事业新的增长点。老年病医院及康复护理机构建设刚刚起步。到人口老龄化高峰期,相应机构数量、专业技术人员数量和床位数量都会超过目前的总量。对于发展老年医疗卫生产业而言,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器械配备以及人员培训等,都将是一个巨大的产业。

3.资本错置和供应过剩

这两个问题产生的原因一是过低的借贷成本持续了过长时间。

不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美国之外的美元借贷在第二季度末达到9.8万亿美元,其中有3.3万亿是流往新兴市场。

在主要的新兴市场美元借贷从2009年第一季度到2015年第二季度翻了一番。因而有分析师表示,美联储在首次加息,更高的信贷成本可能会造成亚洲的信贷紧缩。

二是引发了储蓄和投资的不平衡性(全球经常账户失衡)的政策持续时间远远超出了其本应该持续的时间。

4.资本开支达到顶点,信贷条件紧缩

受到私营部分信贷过度的影响,新兴经济体所面临的由经济增速放缓以及金融条件紧缩引起的风险急剧加大。

估测表明,新兴经济体中私营部分信贷额相当于其GDP的130%,相对于2007年多了50%。这一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去杠杆化的风险加大。

近期的变化加剧了人们对于新兴经济体金融危机可能性的恐惧,新兴经济体政府过去15年来采取了各种措施以防范这些风险。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的公共部分经济结构良好,外汇储备有了大幅提升。

更重要的是,在这一体系中,短期银行间借贷的作用受到了限制。因此,由新兴经济体政府和银行部分引发金融危机的影响也受到了限制。

信贷利差上涨,商业贷款的标准收紧,很有可能引发债券价格上涨。

美国经济中的资本开支和固定投资可能停滞甚至再度下降,而这是经济中盈利甚至就业的最大驱动因素。下降对于经济以及股市来说不是件好事,但是通常对国债利好。

5.盈利周期走向拐点

贝莱德智库今日发表2016年投资展望报告,指出近年推升全球资产估值的宽松货币供应浪潮已到达顶峰,商业周期对风险资产明年能否延续涨势举足轻重。

贝莱德智库认为,正当货币政策周期所发挥的作用逐步退却,投资者在2016年更应注视商业、信贷及估值周期。

由于现时多个市场的估值已不再低廉,而且企业边际利润承受压力,经济增长将会是增加企业营运收入的原动力。贝莱德智库指出,该行预期在2016年,固定收益价格的升值潜力有限,甚至是原地踏步,而大部分股市只会录得些微的升幅。

贝莱德智库提到,市盈率以倍数扩张及股息在股票总回报中掩饰了企业盈利未有增长甚至是倒退的缺失,因此大部分股市在2015年其实犹如空转。

美国最大型企业的企业利润下降,融资保证金也在收紧,这两个趋势增加了美国股市下跌的可能性,也增加了纽交所保证金负债量(NYSEMarginDebt)将下降的可能性,而这对于国债通常会利好。

在全球货币供应情况将略为收紧下,2016年的关键问题是市场能否自食其力。若企业要达致盈利增长,务必再次聚焦于提高营运收入,尤其在现时估值偏高的市场。

6.回购浪潮将退潮

近年来,股份回购成为股票市场需求的最大来源。过去7年里企业回购是收益的,而现在企业不再从股份回购中受益,这意味着股票需求的最大来源可能会消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