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2017年监管向穿透努力信用债汇率流动性

2018-09-22 13:41:08

2017年监管向“穿透”努力:信用债、汇率、流动性三大风险点

当前对于如何调整监管框架,市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思路,一种是由央行承担统筹协调的职责,并将系统性重要机构纳入监管框架。另一种思路为,合并三会成立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形成“一行一会”的格局。但目前监管架构还未调整。

一瞬回眸,已告别2016年。回望这一年,年初的股市大幅波动和年末债市调整,一头一尾为2016年写下注脚,其间大到险资举牌、楼市暴涨等行业热点,具体到万科股权之争、恒丰股权谜题等,无不引发市场关于金融监管的探讨。

已然到来的2017年,会面对怎样的市场暂未可知,但风险肯定值得关注。近期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称,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认为,2017年的金融风险点主要包括信用债违约风险,人民币汇率压力,流动性收缩风险等。

不过在金融深化过程中,风险点已非孤立存在,而是跨市场交互影响,因此金融协同监管亟待加强。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表示,要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了解到,目前虽未看到监管机构调整方案落地,但种种迹象已经表明监管正向“穿透”努力。如互联金融整治便涉及17部委协同;此外,银行理财新规要求,银行理财投非标只能走信托等。

前瞻2017年金融市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

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近三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整理发现,中央对金融风险的关注不断强化。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未提及金融风险;2015年提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2016年则提出,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

2015年提到的风险点为地方债风险和非法集资,目前来看这些风险得到了较好控制。在2015年点出的风险平稳处置的背景下,新的问题也不断冒出,2016年的金融市场并不平静,起于股市调整,终于债市动荡,已是可见事实。

其间冒出的各类问题还包括:快鹿兑付危局为缩影的互金行业“跑路潮”;楼市疯涨及背后的各类金融杠杆;宝万之争以及以此为代表的险资举牌潮等。此背景下,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喊话加强资管监管。

而这只是浮出水面的风险。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共38家基金子公司存在兑付违约情况,涉及产品达206只。

2017年金融风险点在哪?虽然近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未指出具体的风险点,不过会议提到“要抑制房地产泡沫,防止出现大起大落”。

“高房价、汇率风险、债市的杠杆风险都是目前的金融风险点。”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称。

林采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2017年金融风险点一是信用债违约风险,产能过剩行业在较强的去产能压力下,信用债的偿付将面临一定压力,数据显示采掘、钢铁、化工、有色等行业2017年到期债务合计约8000亿。

二是人民币汇率压力,现在提高国内利率,实体经济难以承受,而不提高,若明年美国加息,资本外流压力将是一大挑战。三是流动性收缩风险,未来将银行表外理财纳入MPA宏观审慎评估后,银行表外会有所收缩,会给债券市场带来一定的流动性压力,同时银行成本压力会上升。

“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风险特别是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说明,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我国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2015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起草的有关情况,向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作说明时指出。

当前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颇为重视,继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抓紧研究提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方案”后,2016年再次提出“要深入研究并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当前对于如何调整监管框架,市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思路,一种是由央行承担统筹协调的职责,并将系统性重要机构纳入监管框架。另一种思路为,合并三会成立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形成“一行一会”的格局。但目前监管架构还未调整。

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双峰监管”可能比较适合我国未来经济、金融发展。一方面通过宏观审慎体系,央行加上银监会管理的一些系统性重要性的银行,确保货币政策供应目标,传导渠道能够实现;另外将“一行三会”针对微观监管部分,强化成一体,共同在这些部门中去协调处理以前出现的监管盲点。

当前来看,虽未见大的监管调整,但细微之处的改变已经较多。如《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银行理财投非标只能走信托,银行与信托同属银监会监管。

此外2016年10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印发关于《互联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下称《整治方案》)的通知,涉及17个监管部门协同联动,通知中多次对“穿透式监管”方式和“根据业务实质认定业务属性”的原则进行强调。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称,现在正面的流动性压迫式的挤压(如2013年钱荒)几乎是没有的,更多是迂回的,构建超级金融监管体系。

林采宜称,未来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广义信贷指标

2017年监管向穿透努力信用债汇率流动性

,可能意味着监管重点从控制基础货币、准备金率转向全面控制银行的信用扩张。“现在央行是重点控制基础货币、准备金率,主要是表内资产,如果银行把表内转到表外就控不住,未来将表外部分纳入MPA,流动性监管模式将会改变。”(

(原标题:2017年监管向“穿透”努力: 信用债、汇率、流动性三大风险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